Art life in the Epidemic

Nepalese, Arches hot press paper. Photo reference by my Bhaktapur friend Niroj.

最近都在畫些過去畫過的畫,重塑失敗的部分,尋覓更精彩之處。過去大筆爽畫,現在細細描繪。在過疫情的日子,也沒太多心思走出去,既然都在工作室就總是想畫些不一樣的。

Shek O Plein-air

The name “Shek O” literally means the “rocky bay”, so we paint the rocks.
第一次到石澳寫生,也很多年沒有畫石頭堆了。

Self Portrait

My first watercolor self-portrait.

這是第一張水彩自畫像,油畫的畫過,素描很多次了,水彩是第一次。畫得不像,但也不去修修改改了,保留水感,畫得像的留給下次。

Three of them – 牠們仨

The scenery in front of my friend’s house in Mui Wo.

每年都會去梅窩寫生,主要是畫牛,因為武漢肺炎疫情一再蔓延,現在哪裏都不想去,大家都待在家裡減少感染的機會。今天畫了梅窩朋友的照片,她家門前的風景,家門前有這樣的風景,生活能過的不恰意嗎! 畫得抽象一點,把形狀找出來,把三隻水牛找出來。

Plein-air again!

Finally, pleinair again. Same sun, same place & i still feel the excitement. 

經過了一段長時間後,跟Lisa再次外出寫生,在我們最熟悉的馬灣涌小海灣。雖然天氣非常炎熱,但感覺還是非常恰意,是最美好的時光。